歡迎來到西安澤潤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官網!
TEL: 029-86107687

快遞導航

新聞中心

NES CENTER

當前位置 : 首頁 > 公司新聞
建筑“轉綠”不再遠

發布人:    時間:2015-06-23 14:35:56

       綠色建筑的建設要求是個龐大的體量,而它的產值更是一片新的經濟藍海。然而,大力推進綠色建筑未必是一帆風順,專業人才匱乏就成為首個“攔路虎”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陽建、孟含琪、潘德鑫發自長沙、長春
  更換中空玻璃窗、安裝遮陽棚、貼玻璃隔熱膜……工人們正忙著對長沙岳麓區一老舊小區的房子“動手術”。
  據記者了解,到2015年底,長沙市將有120萬平方米的非節能房子被改造成“節能模式”。一直以來,長沙“夏季過熱、冬季過冷”的氣候特征很明顯,很多老房子住起來不舒服,建筑耗能也很大。
  而長沙只是中國發展綠色建筑的一個縮影。
  當前,隨著全民環保意識和生態意識的提高,選擇低碳、節儉的綠色生活方式成為社會新風尚。其中,綠色建筑以其最大限度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特點被社會逐漸認同。近日。世邦魏理仕發布《中國綠色建筑新紀元》稱,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4月,國內綠色建筑的總量(含中國綠標和美國LEED標準)已經達到3.2億平方米,是2008年中國綠標啟動元年的154倍。
       有關專家預計,“十三五”期間,隨著環保理念的不斷升級,中國綠色建筑市場將逐步進入規模化發展期。
 “國標”早已建立
  綠色建筑是在建筑的全壽命周期內,最大限度地節約資源、保護環境和減少污染,為人們提供健康、實用和高效的使用空間,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建筑。2006年4月,中國就出臺了《綠色建筑評價標準》,成為國際上為數不多的成體系建立綠色建筑標準的國家之一。
      在中國推動綠色建筑發展的城市中,長沙頗具特色。多年前,長沙市就啟動了對老舊小區建筑的節能改造,推動全城走上建筑“轉綠”之路。
  自2005年以來,長沙全面啟動建筑節能行動,以此引領低碳城市建設。行動要求2005年以后建造的居住建筑必須采取節能措施,同時對既有老舊房子進行節能改造。據長沙市住建委主任范焱斌介紹,既有老房建筑節能改造的主要內容包括建筑外窗、建筑屋面及外墻保溫節能改造,以及建筑外遮陽改造,資金由中央、市、區縣三級財政配套,不需要個人出錢。
    根據房子結構的不同,節能“手術”的方式也不一樣。比如,岳麓區科教新村是對外墻涂刷隔熱反射涂料、屋頂平改坡;開福區荷花池社區是安裝遮陽棚、貼玻璃隔熱膜;瀏陽市城東新村則是將原有的非節能單玻璃窗更換成節能的中空玻璃窗。
  房子在經過節能改造后,夏天更加隔熱,冬季更加保溫,節能降耗效果十分明顯。根據測算,貼上玻璃節能膜的窗戶,夏季可節約30%制冷電能,冬季可節約15%制熱電能,平均每平方米窗膜每年能節省約80千瓦時電。
  除了對非節能的建筑進行改造,從2005年起長沙還嚴令所有新造建筑在建筑設計階段和施工階段建筑節能標準執行率要達到100%。
  長沙的建筑節能技術研發走在全國前列,其中長沙遠大住工集團的工業化建筑研發體系擁有100余項技術專利,生產工藝、產品質量均已達國際領先水平。遠大住工首席技術官尹鴻璽說,與傳統建筑相比,產業化住宅是先在工廠內做好半成品,然后再到工地進行裝配,可以實現節材20%、節能70%、節水80%、節時70%、節地20%。“全流程水、氣、聲、渣大量減少,污染、能耗大大降低。”
  人才匱乏產業鏈難整合
   “發展綠色建筑,建筑工業化是最佳渠道。”據遠大住工集團總裁唐芬介紹,建筑工業化通過工廠化生產,裝配化施工,一體化裝修,以大規模工業化生產方式制造住宅,以提高生產效率,低建筑能耗,從根本上改變傳統建筑方式對資源能源的大量消耗及對環境帶來的巨大影響,是實現建筑由“高能耗”向“綠色低碳”轉變的唯一選擇。
  然而,大力推進綠色建筑,發展建筑產業化卻未必是一帆風順,專業人才匱乏就成為首個“攔路虎”。中國水電八局在長沙洋湖藍天保障性住房項目建設中首次嘗試了建筑工業化的施工方式,為此他們采取的解決方法是邊摸索、邊學習、在實踐中不斷完善。
  “建筑工業化對建筑工人在設計、操作甚至是管理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對于傳統建筑施工作業人員來說,這完全是一個陌生的領域。”水電八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由于起步晚,加上前期政策引導不夠、科研投入不足、市場應用不積極,當綠色建筑快速發展時,人才短缺就成為行業發展的一大壁壘。“專業人才匱乏的問題,是傳統建筑商在轉型中面臨的最大難題。”
  而在遠大住工看來,產業鏈資源整合是實現綠色建筑快速發展的關鍵。“傳統的設計院、建筑商、開發商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都已經形成了固有的發展模式與利益格局。”唐芬表示,建筑工業化作為一個全新的產業,要打破這種常規是需要有一定的磨合的。要快速實現綠色建筑的規模化發展,就必須朝著這一共同目標,整合全產業鏈資源,促成合作。
  “前期,沒有相關產業配套,我們做了全產業鏈的事情,糾錯試錯,總結經驗。”唐芬說道,現在基于共同推進綠色建筑發展,遠大住工愿意開放合作,幫助全產業鏈上的企業了解理念和方法,并提供專業培訓和技術咨詢,實現行業的轉型發展。
  百姓接受度有待提高
  而除行業因素外,當前,百姓對綠色建筑的接受度也成為制約這一領域發展的原因之一。
  “制約綠色建筑在中國發展的因素不斷凸顯,其中一個主要因素是綠色建筑推行中對百姓重視不足,百姓又對綠色建筑認識模糊。”深圳市建設科技促進中心主任謝東說。
  “很多綠色建筑都在申請國家認證的星級標準,但目前綠色建筑的評價標準中卻遺漏了重要的人均指標。一個三星級的綠色建筑中,每平米究竟容納多少人工作、生活。不考慮人均指標,再高效的建筑也會有浪費。”上海建科建筑設計院有限公司副院長張宏儒說。
   “國家通過補貼鼓勵推行綠色建筑的思路是正確的,但我們擔心一大群拿著補貼上星級的綠色建筑把真正的綠色建筑擠沒了。”深圳市建筑科學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葉青說,“補貼可用在組織綠色建筑行業的高端技術人員對綠色建筑欠發達地區宣傳、培訓,鼓勵技術人員深入基層做樣本工程。”
  “當前國家制定綠色建筑標準的受眾群體是行業,在綠色建筑推廣的過程中,尚需建立一個站在百姓立場、通過大數據讓公眾可自我衡量、感知綠色的標準,這個標準無需行業制定和機構證明,可與政府規范并行推行。這就相當于百姓自帶‘實時監測儀’,倒逼開發商推行綠色節能建筑。”她說。
  產值或成新“經濟藍海”
  不過,盡管存在阻力,但發展綠色建筑已成趨勢。

  “發展綠色建筑,幾乎已經成為了全社會一致公認的訴求。”唐芬稱,隨著霧霾、資源能源消耗等問題的持續暴露,社會各界對建筑業的污染及耗能的關注度日益強烈。“當前,人們更多的是追求舒適宜居、低碳環保的綠色住宅小區,這樣的話,就對開發商、建筑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以湖南為例,在《湖南省綠色建筑行動實施方案》就已明確要求,到2015年,長株潭3市和有條件的地區、非政府投資的居住和公共建筑,執行綠色建筑標準比例要超過20%。同時,在全國率先開展綠色建筑強制推廣機制改革,明確大型公共建筑、政府投資公益性公共建筑、長沙市的保障性住房自2014年起全面執行綠色建筑標準。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于2004年啟動綠色建筑至今,已在近200個項目中開展了綠色建筑示范工程、低能耗建筑示范工程和綠色生態園區示范工程,示范面積達3000萬平方米。然而,距離《綠色建筑行動方案》中十二五’期間中國要發展超過10億平方米的綠色建筑還有很大差距,綠色建筑的發展空間仍是巨大的。
  業內人士表示,綠色建筑的建設要求是個龐大的體量,而它的產值更是一片新的經濟藍海。數據顯示,2014年全國建筑業總產值達17.7萬億元(建筑工業化率不足1%),假設工業化產值占10%,則是萬億級的產值規模。如果按照《綠色建筑行動方案》要求,到2015年新開工建筑20%達到綠色建筑標準,建安成本按2500元/平方米計算,則當年僅生產施工環節就將實現產值近9000億元,到2020年新開工建筑30%達到綠色建筑標準,將會產生超過1.3萬億的建筑產值。
  2014年3月16日,中國首部城鎮化規劃《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正式出臺,規劃提出要推進綠色城市、智慧城市的建設,推動形成綠色低碳的生產生活方式和城市建設運營管理模式等目標,為全面推進綠色建筑發展提出了進一步的要求,可見未來的市場前景不可估量。
  分析認為,從消費端來看,目前市場上通過工業化方式建造的“綠建”項目多為精裝房,銷售價格與同地段、同品質的住宅價格相對平衡,建安成本因規模增加和技術創新而逐步降低,綜合性價比逐步提高,消費群體更較為看好。
  尹鴻璽說,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節能建筑還在起步階段,可以預計“兩型”產業化住宅將成為各地打造低碳城市的重要一環。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